永乐塞龙门户网站 > 时尚 > bbin返利 - 视觉中国陷入“黑洞”,其实百年前的争论比今天更激烈!

bbin返利 - 视觉中国陷入“黑洞”,其实百年前的争论比今天更激烈!

2020-01-10 12:29:45 [来源:匿名] [作者:匿名] [编辑:匿名]
字体:【

bbin返利 - 视觉中国陷入“黑洞”,其实百年前的争论比今天更激烈!

bbin返利,这两天,视觉中国因“黑洞图片”等版权问题引发关注。

伴随着我国在国际社会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版权观念也在近一二十年来愈发引起重视。而版权保护相关公约、法律的不断修改更新,其中也恰恰暗含了各方利益的博弈,亦即版权保护的不同目的。《检察风云》杂志就曾刊载杨皓撰写的文章《人类关于版权的长久斗争》,其中以美国迪士尼动画公司的100年版权历史为故事线索,就“版权保护”与“信息自由流通”做了深度解析。文章还提到了一个观点:版权保护似乎既需要起到一个正向的激励作用,避免“公地悲剧”;又需要保证激励在某一个限度之内,以防止过度的坐享其成。而人们有理由担心矫枉过正的版权意识,可能会导致版权大鳄的权利不断膨胀,并最终将导致文化的衰退,而这一切与人类福祉相违背。

◆狄更斯:版权保护的急先锋

著有《大卫·科波菲尔》《匹克威克外传》《雾都孤儿》《双城记》等经典作品的英国作家狄更斯可以称得上是为版权斗争的先锋人士。

1710年,英国议会通过世界上第一部版权法《安妮女王法》(该法原名为《为鼓励知识创作而授予作者及购买者就其已印刷成册的图书在一定时期内之权利的法》),该法废除了皇家颁发许可证制度,承认作者是版权保护的主体,对作者实行有限制的保护。这在版权史上是一次飞跃,是版权概念近代化的一个突出标志,对世界各国后来的版权立法产生了重大影响。

赖于此法,狄更斯在英国的创作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很好的权益保护,然而当时的美国仍并未有任何关于调整跨国版权的法规。联邦层面确实有保护出版物的版权法,但仅对美国作家适用,对外国作家不提供任何保护。这种缺乏对外国作家的法律保护逐渐演变为美国出版商未经同意就出版、翻印外国(尤其英文)作者的作品,更不要提支付报酬。出版商免费出版,民众廉价地获得作品。久而久之,政府和民众均对此感到洋洋得意甚至认为合情合理,狄更斯的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1839年3月,纽约一家名为《阿尔比恩》的杂志未经狄更斯同意就出版其作品。在此之前的1837年,篡改版的《匹克威克“俱乐部”》(狄更斯原著为《匹克威克外传》)在纽约出现,该书称作者是“w. t.蒙克里夫”。同样,《博兹札记》《雾都孤儿》《尼古拉斯·尼克贝》的盗版也相继出现。1840年,盗版狄更斯作品的活动最为猖獗,小说《马默杜克·米德尔顿》(并非狄更斯作品)的第一部分被错误地冠以查尔斯·狄更斯的名字,尽管他本人从未撰写过这部小说。书的情况就是如此,那么钱呢?25英镑!

狄更斯为这样的侵权行为伤透了脑筋,因此,他非常积极地参与了关于国际版权法的讨论。他认为英国作家们应受到公平的对待,而自己所做是出于责任。1842年,狄更斯在美国做了三场有关呼吁版权保护的演讲,从现如今的标准来看,这三个演讲的观点都非常合理且温和。但在当时,狄更斯却遭到了严重的排斥。相比于版权的保护,美国人更愿意相信,狄更斯是一个为了牟取更大利益的资本家,他不断鼓吹的一切只是为了让自己赚取更多的美元,同时,让美国人失去阅读的机会。

狄更斯对大量的非难和拒绝感到失望。他写信向好友大吐苦水,控诉美国民众不接受对他们社会建设性的批评意见,他认为美国民众的自负以及夸大的商业目的正成为任何版权法产生的最大障碍。狄更斯转而试图通过政治行为引导美国政客,他让自己在英国的朋友福斯特寄来一封附有英国诸多作家签名的请愿书,此外还有一封来自纽约25名作家的请愿书。两封请愿书于1842年3月递交到美国国会,但都石沉大海。终于狄更斯彻底受挫了,他完全放弃了为版权法而斗争。他如此坚决地评价美国:这是一个无理的、充斥着原始罪犯的国家,那些出版商尤其如此。

也许是在失望与愤怒的共同作用之下,狄更斯开始在自己的作品中对美国进行直接且尖酸的攻击:1842年,在《美国札记》中狄更斯写道:美国民众都是浅薄和野蛮的;而且他们没有餐桌礼仪。美国的女人都很丑陋。除此之外,狄更斯抨击美国的奴隶制度与部分监狱的野蛮。《美国札记》在英国出版面世后仅仅三天,该书立刻在全美国大量非法出版,并在两天内售出74000多册。美国人民自然对该书的内容感到震惊,也因此,狄更斯在美国成为了不受欢迎的、粗俗的人。

这件事情一直拖到了1889年的《版权法》制定,直到那时美国才通过该法保护部分外国作家。

△黑洞图片。

◆版权保护的不同目的

如果从第一部现代版权法即英国的《安妮女王法》颁布时算起,版权制度已经有300 年的历史了。在这300年中,版权法制度已经从一个单纯的、普通的国内私法制度演变成在国际舞台上异常活跃的国际性法律制度,并成为整个知识产权制度的重要部分。

版权保护相关公约、法律的不断修改更新,其中恰恰暗含了各方利益的博弈,亦即版权保护的不同目的。

目的一:牟取利益。从历史上看,版权制度的产生主要是出版商为了维护自身垄断利益的需要,这一法律制度与其说是作者的权利制度还不如说是为了出版商利益的制度,这意味着版权制度从制定之初便是以大出版商为权利行使主体的制度,而不是作者这些个人的法律制度。英国的《安妮女王法》的出台,是因为当时英国的出版商协会从王室得到的垄断权行将终结,而这些出版商们希望能够继续持有这些垄断利益。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出版商便游说议会以保护作者利益的名义通过一部版权法,赋予作者以版权,然后再劝服作者将版权许可给这些出版商,这样就实现了对作品印刷的继续垄断。

目的二:保护作者。保护作者的目的属于版权制度中的自然权利主义,自然权利主义关注的是作者个人的权利,认为“创造智力作品的所有人类都应有保护他们的精神和经济利益以及包括对他们作品的所有形式的使用的特别权利”。这一主张可以分解成两个部分——人格权利部分和经济回报部分,分别对应着作者的精神权利和经济权利。

目的三:促进公共利益。促进公共利益之目的则属于版权制度中的功利主义。功利主义认为,版权制度的主要目的是通过鼓励新作品的创作和向社会传播来促进社会公众利益。根据功利主义思想,版权制度的目的是尽可能给更多的人带来益处,即“为最大多数人提供最大的益处”。

△人民日报微博就视觉中国的“黑洞图片”等版权问题发表评论。

◆信息流通与人类福祉

在版权保护的领域之中,最矛盾的便是“版权保护”与“信息自由流通”。在讨论该矛盾之前,先看一下这个事件。

米老鼠作为美国迪士尼动画公司的经典卡通形象,诞生在1928年第一部上映的米老鼠作品《蒸汽船威利》。根据美国《1976年版权法》,法人作品将在出版后的75年进入公共领域,米老鼠的形象以及《蒸汽船威利》理应在2003年就进入公共领域(即表示他人可无偿自由使用相关内容)。但是迪士尼并没有准备接受这样的现实,开始游说国会更改版权法,华纳、环球等公司也纷纷加入游说,其结果就是诞生了《1998年版权期限延长法案》——也被民间称为《米老鼠条款》。如此一来,1928年上映的《蒸汽船威利》的版权期限就被延长到了2023年。此事引起了经济学者、文化学者、法学学者等诸多专家的批评。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劳伦斯·莱斯格指出,一再延长版权保护期限实际上等于变相使版权永久化,明显与宪法“有限时间内保护版权”的条款相悖。这不符合公众利益,也违反了设计知识产权的初衷。它不仅仅扼杀了创新,毁灭知识,还背叛了公众利益,使公众无法在现有基础上进行发挥和再创造,从而妨碍了文化艺术的进一步发展。与此同时,美国图书馆协会也认为,这实际上把一个有限的垄断转变为无限的,普通民众戏谑地称迪士尼公司为“版权狂魔”。

美国立法者在制定《1909年版权法》时,很直接地指出:“版权并非主要为了作者的利益,而是为了大众的利益。”由此看来,版权存在的目的并非单纯源于保障作者的权利,给予作者肯定以及保护的最终目的乃是激发作者以及其他潜在作者的创作热情,以图更好地促进社会文化进步。综合来看,版权保护似乎既需要起到一个正向的激励作用,避免“公地悲剧”;又需要保证激励在某一个限度之内,以防止过度的坐享其成。

人们有理由担心矫枉过正的版权意识,可能会导致版权大鳄的权利不断膨胀,并最终将导致文化的衰退,而这一切与人类福祉相违背。为此,欧洲国家为版权保护创造了一个“封闭”的生态圈,具体来讲,对于保护对象的每一个具体的特征进行“封闭”性的规范,是为了在出现法律纠纷的时候有具体的标尺。如在关键词“作者身份”的确认上,欧洲国家多数的法律界定其作品在意义上必须具备“创新”“原创”与“个性特色”,一般或者不突出的作品之作者不具有版权保护的“作者身份”;“思想与表达二分制”,也就是具体规定文章之思想、理论与事实仍然属于公共领域的范畴,不存在保护的问题,谁都可以用,仅仅那些“原创”之表达与“个性特色”属于版权法保护的对象。

版权申明

如无特别说明,本号刊载的文章,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本号会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文章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今日热点